最火线 |《坎公骑冠剑》全网刷屏,寄予了B站玩耍交易的破圈蓄意

B站游戏在过往不长的历史中,代理联运的主要游戏品类其实只有两大类,一类是当家招牌二次元游戏,比如为B站上市立下大功的《FGO》、《碧蓝航线》和去年发布声势浩大的《公主连结Re:Dive》等,另一类是独立单机游戏,比如《疑案追声》《死亡细胞》等。二次元游戏至今仍在为整个B站贡献主要的营收和绝大部分利润,而独立游戏则为B站圈住全网最硬核、口味最刁钻的玩家群体,并且为主站游戏区贡献了大量PUGC视频流量,是用来挣口碑的。今天的《坎公骑冠剑》则非常特殊,尽管仍有许多二次元的元素,但总体上复古像素的画风,并不那么局限于二次元,更不是独立游戏,而是经过韩国等游戏市场检验的成功产品。

它的潜在受众比二次元群体要大很多,它的商业空间远超过独立游戏。为此,B站游戏在这款代理产品上压下重注。早在产品上线前的预约阶段,B站为《坎公骑冠剑》选择的代言人就是内蒙古歌唱家腾格尔。

作为广受B站用户欢迎的破圈歌姬,腾格尔比《公主连结Re:Dive》代言人桥本环奈更加为不同阶层的大众所熟知,同时也在B站核心用户圈层有足够的接受度。产品上线后,据36氪不完全统计,仅4月27日公测当天,《坎公骑冠剑》除了占据B站站内最黄金最昂贵的各种开屏、弹窗、banner位之外,还买下了包括微博、百度、微信等多个大流量综合平台的广告位。此外,包括抖音信息流、斗鱼开屏、虎牙开屏等B站主站主要竞争对手的广告也被B站游戏包了个圆。

在增长压力面前,竞争的过节就先放在一边。B站主站本身就是一个有五千多万DAU的流量平台,相比起其它平台来说,它的游戏用户浓度要高得多,尤其是二次元游戏在B站的宣发效率常常要高于其它渠道。也正因此,一般来说,B站站内流量就足以满足B站游戏业务的宣发需求。

然而,《坎公骑冠剑》在这些非二次元的大众流量平台激进买量,说明B站站内流量供给已经小于B站游戏业务的消耗需求,B站游戏必须去外部采买流量。早在B站上市之前,2017年B站游戏营收占总营收高达83%,以《FGO》为代表的二次元游戏可以说是直接撑住了B站上市。但到了2020年第四季度,随着B站主站两年来持续破圈,游戏营收占比已经骤降到29%, 低于增值服务业务收入。

这一方面证明B站的营收结构经过三年调整后已经健康平衡许多,但另一方面也是因为B站游戏在《FGO》之后再没找到一款同样体量的产品,导致营收增速不及其它业务。不过,跟随主站的破圈野心,B站游戏也希望跟上节奏。除了这次的《坎公骑冠剑》之外,去年在PC上一度大热的《糖豆人》手游也在B站游戏的手里,而这同样是一款“不那么二次元”的高大众接受度游戏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