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冠疫苗研制竞赛,阿曼干什么顽固?

最近,国药集团新冠灭活疫苗(Vero细胞)和康希诺重组新冠疫苗(5型腺病毒载体)获批上市,至此,国内已有4款新冠疫苗获批上市。截至目前,全球已有近10款新冠疫苗获批上市。

疫情爆发后,全球各国投入大量人力物力,掀起了一场疫苗研发竞赛。

美国最突出,辉瑞、莫德纳各有一款疫苗上市。这两款疫苗,都属于mRNA,这也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用mRNA的方法生产疫苗,算得上一个不小的科技突破。

这个节骨眼,敢采用新技术研发疫苗,美国科技实力确实厉害。

阿斯利康公司与牛津大学联合研发的一款新冠疫苗附条件上市。德国没有单独研发疫苗,但是,辉瑞的疫苗是德国公司BioNTech参与共同研制。俄罗斯尽显“战斗民族”硬汉本色,率先批准上市了全球首款新冠疫苗。

速度之快,让外界疑虑重重。

不过,国际医学期刊《柳叶刀》的文章显示,俄罗斯新冠疫苗的有效率超过91%。俄罗斯还是有点东西的。

法国运气差了点,疫苗巨头赛诺菲起了大早,赶了个晚集,研发的疫苗不太顺利,估计要到今年年底才能上市。不过,赛诺菲正在利用自有生产线和相关技术协助生产辉瑞疫苗,也算是弥补点缺憾。印度也宣布自主研发的疫苗上市,实际情况到底怎么样,公开资料太少,这里不做评价。

去年12月31日,国药集团中国生物新冠灭活疫苗获得国家药监局批准附条件上市。今年2月5日,科兴中维研制的新冠灭活疫苗在国内附条件上市。再加上最新上市的康希诺生物疫苗和康希诺重组新冠疫苗(5型腺病毒载体),中国已有4款新冠疫苗上市。

此外,中国还有6个疫苗品种已开展III期临床试验,后备军实力也很强劲。生产方面,中国有18条生产线、已经布局的新冠疫苗生产线,到2021年年底,预计中国生产的新冠疫苗总产能将会超过20亿剂,到明年年底有可能突破40亿剂。以上分析可知,新冠疫苗研发竞赛,脱颖而出的都是科技大国。

再看科技强国日本,至今没有成功研发疫苗,只好向欧美企业购买。最近19年,日本斩获了19个诺贝尔奖,如果算上那些日本后裔和上个世纪的获奖者,前后共有近30位。这被称为诺贝尔奖领域独特的“日本现象”,也是日本科技实力强大的明证。

医学期刊《柳叶刀》发布的2019全球医疗质量和可及性榜单显示,日本排名第12位。具体到制药企业,日本企业的表现也可圈可点。2020年全球制药企业排行榜上,日本Takeda、Astellas跻身前20强,也是前20强中唯一的非欧美企业。

在新冠疫苗研发上,日本政府与企业的热情,颇为高涨。

为了确保国内疫苗供应,日本政府向制药企业提供补贴,推动疫苗研制和大规模投产。

去年6月,一项数据显示,日本政府向本国的新冠疫苗与治疗药物研发投入550亿日元(约合36.2亿元人民币)。

日本共有16个疫苗研发项目,比较知名的有:盐野义制药公司研制重组蛋白疫苗,计划从2021年开始生产足够1000万人使用的疫苗。明治控股有限公司旗下KM生物公司主攻灭活疫苗,准备在今年春季或晚些时候启动临床试验。田边制药公司在加拿大的分支机构正着眼于植物源疫苗研制,现处于动物实验阶段。

设在东京的ID制药公司同样携手日本国立感染症研究所开展疫苗研究。

遗憾的是,这16个项目,至今没有一例成功。科技实力雄厚,政府大力支持,药企齐心协力,日本为什么还是没有成功研发出疫苗?疫苗要对付的是最难预料最不可控的微生物——细菌或病毒。

所以,我们必须得承认,研发疫苗,特别是短时间内研发成功,是要靠点运气的。按照WHO的数据,全球正在研发中的疫苗数量超过200个,其中进入临床评估阶段的有数十个,但最终成功的却是屈指可数。比如上文提到的法国赛诺菲,动作很快,迟迟没有研发成功。

又如美国制药巨头默沙东,因为疫苗研发效果不佳而中途放弃。日本药企实力确实不弱,但更多的侧重于小分子药物研发,在生物制药上与西方顶尖药企差距比较大。疫苗属于生物制品,在这方面,日本药企实力上并没有什么优势。

在新冠疫苗这种世界级医疗危机面前,疫苗研发已不是一家药企一个行业的事情,考验的是国家综合实力。就拿中国来说,科技部牵头组建科研攻关组,五条技术路线同步推进,体制优势尽显。在《日本宁可援助中国,为什么不肯拯救家门口的“病毒邮轮”?》一文中,我介绍了“钻石公主号”豪华邮轮停靠横滨港,让日本政府陷入两难之地。

还有被寄予厚望的东京奥运会,办还是不办,也很让日本政府伤脑筋。这其中可以一窥日本疫情的窘境:不是特别严重,但比较难搞。为了制止疫情扩散,日本政府投入了巨大的资金、人力,无暇他顾,间接削减了疫苗研发的投入。

2020年8月28日,时任首相安倍晋三突然宣布辞任首相。国家元首的变动,对需要国家政策支持的疫苗研发,大有影响。以上因素叠加起来,或多或少都影响了日本疫苗研发的进度。

当然,还有一种可能是,日本本来就不想认真研发疫苗。投入了大量的财力、人力,万一研发不出来,那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。假设研发出来了,搞不好,病毒消失了,疫苗没了用处。

2003年,非典爆发。中国科技部、卫生部组织科研力量研发疫苗。

历时近2年时间,完成1期临床研究后,不得不中止研发。

有欧美在前面趟雷,有比自己实力更强的欧美药企在前面攻关,日本也不用担心。

综合以上因素,花大钱搞研发,对日本不是一件划算的买卖。研发新冠疫苗,要付出成本,也要承担相应的风险,是需要强大的决断力的。

这不是我说,日本人近藤大介在《中国缺什么,日本缺什么》一书中提出了一个观点:日本文化有一种特质,就是通过每个人做好自己责任边界内的事,以回避负更大的责任。

单就疫苗研发这事,“逃避责任”“不求有功但求无过”的心理,让日本政府、药企、科研人员放不开手脚搞研发。疫苗研发自然就落后了,晚一步,步步跟不上,最后直接落了个放弃的下场。

再看中国,无论是疫情防控,还是疫苗研发,之所以能让世界刮目相看,除了多年积累的综合国力外,更有全国上下一心的勇气。关于新冠疫苗研发,你有什么看法?欢迎在留言区聊聊。。

相关文章